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天下 六月-第1526章 冷鳳青比我老閲讀


權寵天下
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
晏之余的寿辰,集合了商贾,附近州县的官员,武林人士,江湖草莽,晏之余这些年交游广阔,结识了不少各界的人,这次借着寿辰的名誉,把他们都集合起来,就是要商议一件大事。
他等得太久了,之前错过了时机,如今只能趁着宇文皓登基不久,民心不稳之际,动手是最合适的。
一旦宇文皓坐了几年江山,他便再无机会了。
因此,得知朝廷派人来,他很高兴,因为,可以借此给朝廷一个下马威。
天算世家的坟墓,也将在他寿辰之后,付之一炬,自然还要找一个完美的借口,对民间百姓交代。
朝廷派人来,还真给了他一个十分完美的借口,把一切都嫁祸在冷驸马的身上,告知百姓是朝廷下的手,如此,丰都城那些信仰天算世家的百姓,都会憎恨朝廷。
驸马冷肆,他原先不甚在意,自然知道他的来历,巨富,冷狼门的主人,但是这都是民间的身份,最终娶了公主当上驸马,可见此人是个极为势利又功于心计的人,这种人,并不难对付,毕竟,他身边也不乏这样的人。
底层,想努力地往上爬,改变商贾出身,跻身上流阶层,成为侯爵世家,过了两三代之后,便彻底摆脱以前的身份了。
距离寿辰,还剩下两天。
便再不愿意去见苏如双,他也得去一趟,因为,他的寿宴,苏如双这位城主夫人是要出席的。
唯有城主伉俪恩爱情深,才能给百姓一个美好的假象。
苏如双住在城宮东面的无双居,当年成亲之后,他们便搬入无双居,以无双居为他们的新房。
那时候,他议事之后,就迫不及待地回无双居,但是,近几年,他已经不想踏进这里了。
无双居里,极尽奢华,在金钱上,他不曾亏待过她,门面功夫总是要做的,要么不来,来了,还是让人觉得夫妻和睦恩爱。
“城主,您来了?”苏如双身边的婆子见了他,喜出望外,急忙福身之后便往里头奔去,喊道:“夫人,城主来看您了。”
无双居顿时活泛起来,侍女小厮各方奔走忙碌,准备热毛巾,茶水,糕点。
城主夫人苏如双在侍女的搀扶之下走了出来。
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笔趣-第1526章 冷鳳青比我老讀書
满头白发,眼皮耷垂,皱纹铺满了整张脸,憔悴,蜡黄,毫无血色,瘦得全身一点肉都没有,像一具干尸。
迟缓的动作,抬眸的片刻,也有死灰似的颓气,她站在廊下,要侍女搀扶着才不至于倒下去。
这老妪,便是当年艳绝丰都城的大美女苏如双。
“表哥!”她唤了一声,散涣的眼睛,渐渐地凝聚起来,想努力看清楚自己的夫婿,但是,年长日久地承受痛楚,服用止痛的药物,已经让她的双眼视力减弱,要等到晏之余走得很近,她才能将他看清楚。
晏之余站在了她的面前,忍下了满心的厌恶,伸手扶了她一下,“我说过,我来你不需要出来迎接,风大,伤身子。”
他的声音依旧温柔,但是他的眼光很冰冷。
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權寵天下 txt-第1526章 冷鳳青比我老鑒賞
“难得你来,我想多看你一眼,便出来接你了。”苏如双挤出了一个笑容,但是脸上皱巴巴的皮肤挤起来,更显得苍老,法令纹太深,导致两颊的皮都往下垂。
她真的太显老了。
晏之余比她还要年长几岁,但是,晏之余站在她的面前,却像她的儿子。
晏之余放开了她,慢慢地往里走,“过两天就是我的寿辰,你精神如何?”
苏如双挣脱了侍女的手,想飞快地跟进去,但是脚步几下踉跄,她差点跌倒在晏之余的身后。
晏之余本可以扶她,但是,却没有出手,只背着她当看不到。
亏得侍女已经习惯,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,才不至于扑倒在地上。
她喘了一口气,徐徐地又笑了,“我身体好多了,我可以陪着你,你的生辰,我自然是要陪着你。”
晏之余这才回头看着她,“到时候,会有许多宾客临门,今年比以往的任何一年都要隆重,你好生装扮,我明日叫人给你送些首饰头面来。”
“好,好!”她欢喜地说着,痴痴地看着晏之余。
晏之余却不愿意再看着她,事情交代了,也做了面子上的事,便道:“我还有事,不妨碍你休息了,你好生歇着。”
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權寵天下笔趣-第1526章 冷鳳青比我老閲讀
他说完,也没看她一眼便要走。
苏如双陡然伸出鸡爪似的手,拉住了他的手腕,急急地道:“表哥,你难得来,陪我多说会儿话吧。”
晏之余低头,看着她干枯苍老的手,手上的皮肤皱巴巴,就像一块被堆皱的绸缎,难看至极,他心生厌恶,慢慢地抽回了手,“我说了,还有事情忙。”
苏如双眸子陡然一狠,用粗暴苍老的嗓子怒道:“有事忙还是去找那些狐狸精?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藏了多少女人在城宮里。”
晏之余蹙眉,“你胡说什么?”
苏如双双手捧心,耷拉的眼角里射了怨恨的光芒,“你嫌弃我老了,是不是?你不要忘记,你那些红颜,最终也是会老的,便冷凤青还活着,她如今也会比我更难看,更苍老。”
晏之余盯着她,眼底跳跃着怒火,“你好端端的,又提她做什么?我不是告诉过你,不要再提起她了吗?”
苏如双恨恨道:“为何不能提?这个卑贱愚蠢的女人,当初就不该杀了她,让她活着,你就能看到她如今的衰老,丑陋,你便不会念着她。”
“你闭嘴,我几时念过她?”晏之余冷冽阴狠,暴露无遗。
苏如双惨然一笑,执恨道:“没念着?没念着?既是没念着,你为何年年亲自拜祭天算世家的坟墓?没念着,你为何屋中还留着她的东西?没念着,你为何找的女子,都酷似她?”
晏之余冷冷地道:“为何拜祭,为何留着,你心里很明白,休得在此装糊涂,发癫疯。”
“真只是为了让民间的百姓看到你的重情重义吗?假的,你连自己都欺骗了,从知道我生不出孩子那一天开始,你就开始想念冷凤青了,你表面与我恩爱情深,实际早就厌弃了我,是不是?”
晏之余盯着她偏执丑陋的脸,冷道:“你要这么认为,便这么认为吧。”
苏如双眸色一怒,枯枝似的手再抓住了他,“你果真念着她?你果真喜欢过她?”
晏之余推开了她,厌恶地道:“疯子!”
说完,拂袖大步而去。
苏如双在身后大怒,“你宁可念着一堆白骨,也不看我一眼?你是不是后悔了?我真该让她活着,真该让她活到如今,让你看看她的衰老丑陋,太不公平了,她死的时候,正是风华正茂,她留在你心里永远都是美丽的,而我,我陪伴了你三十六年,我老了,你负心了,晏之余,你负心,你不得好死!”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