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d1da熱門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-第765章 我們看戲……展示-jkqvb


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
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
半个小时后,贤桥车站里依旧只有机械运转的轰鸣声,没有丝毫动乱,也没有警方赶来。
车里,贝尔摩德长长松了口气,开车离开。
后方街口,赤井秀一迟疑了一下,对耳机那边道,“目标离开,你们跟上去,小心一点,别被发现了……”
天还没亮就跑到车站来,一蹲三个多小时,什么都不做就离开,是来确认什么消息的?
那么,关键应该还是在这个还在施工的车站。
贝尔摩德开车离开没多久,灰原哀看着备用追踪眼镜上显示的位置,低头走进车站,一路到储物室。
两个施工人员好奇停了工作。
“小妹妹,你和家人走散了吗?”
“这里正在施工,不安全,要是你和家人走散了,可以到外面去求助路过的人,让他们带你去警局。”
灰原哀分辨了一下,确定追踪眼镜显示的定位在两人身后的储物柜里,装出小孩子的语气,“不是,我和朋友玩捉迷藏,他好像跑到里面来了。”
“是吗?”
两个施工人员一头雾水地互相对视一眼。
“可是我们进来的时候,并没有看到小孩子啊。”
“他是个很调皮的人……”灰原哀暗戳戳嘲讽了一下柯南,自顾自走到储物柜前。
储物柜里,柯南被接近的脚步声惊醒,意识还停留在昏睡过去前,发现身体完全动弹不得,只能眼睁睁看着储物柜的门被打开。
光线照进储物柜,外面是弯腰探头看的灰原哀。
柯南愣了一下,“灰、灰原?”
灰原哀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缩在储物柜里的柯南,“你在这里做什么啊?”
柯南大口呼吸着地下层还有些浑浊的空气,但感觉也比之前待在储物柜里好多了,茫然看着灰原哀,“你又为什么到这里来?”
“我是看天都亮了,你和阿笠博士还没有回家,我就用那个备用追踪眼镜追踪你的侦探臂章,找到这里来了。”灰原哀解释道。
“啊?已经天亮了?”柯南惊讶,连忙爬出储物柜。
“小妹妹,你的朋友找到了吗?”前方施工人员回头问道。
“嗯!”灰原哀卖萌应声。
另一人道,“你们在这里会妨碍施工的,还是快点出去吧!”
柯南顾不得多想,站起身,焦急往车站外跑去。
“喂,等等……”灰原哀连忙跟上。
网王同人–诱你一世 影爵空
柯南一路跑上楼梯,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,他所追寻的黑衣组织的人再一次没了踪迹,低头看手腕上的手表,发现已经上午九点多了,才意识到自己因为缺氧昏睡了过去。
昨晚惊险的遭遇好像只是一场梦,但至少算有一点收获。
拉克酒!
一个有着嘶哑声音的男性。
昨晚他没看到对方的长相,但对方嗓音太特别了,就像声带被人割开过一样,只要再次听到那个声音,他绝对能认出来!
想着,柯南脑海里浮现一张面孔。
双子摩天大楼那一次,那个站在琴酒身旁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……呃,不可能吧,那张有些小雀斑的稚嫩脸庞,有着那种嗓音,未免太违和了一点。
大家好,我们公众.号每天都会发现金、点币红包,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。年末最后一次福利,请大家抓住机会。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
但是……
柯南低头思索。
如果那个年轻人就是拉克酒,那么,原佳明的死亡提示中,一只手是Gin,琴酒,那另一只手用手指圈成的奇怪形状暗指的‘R’,会不会就是代表‘Raki’,而不是‘Rey’。
灰原似乎也坚持上次和琴酒一起作案的不可能是‘Rey’……
只是也有说不通的地方。
原佳明的手势中,并没有‘a’、‘k’、‘i’这三个信息,是他解读过度了?原佳明只是想表达‘R’,跟‘e’并没有关系?
灰原哀追了上来,发现柯南在走神,上前故作轻松问道,“你刚才躲在那个地方,到底在干嘛?”
“啊……”柯南回神,迟疑了一下,还是没再问灰原哀知不知道Raki这个代号,省得灰原哀知道他昨晚冒险又开始唠叨,笑道,“我晚上太困了,就在那里打了个盹儿啊……”
灰原哀双手抱臂,半月眼瞄柯南,“你觉得我会相信这个回答吗?”
“你就不要问了,”柯南笑着,转身就走,拼命转移话题,“走吧,我们赶快回去吃饭吧……我现在都快饿扁了~”
“等等,”灰原哀无语跟上,“你不管阿笠博士了吗?”
“阿笠博士没事的,”柯南道,“他现在在警方那里。”
街上,电视播报着昨天发生的新闻:“现在播报下一则新闻,昨天下午五点左右,新米花饭店经人发现一名男性陈尸于饭店房间,死者是著名CG设计师板仓卓,享年45岁,根据警方调查……”
不远处的人群中,刚打算离开的赤井秀一路过两人身侧,突然惊讶转头,死死盯着灰原哀的背影。
上一次远远看到,他就觉得这个小女孩跟雪莉很像,这次近距离看到五官……
灰原哀感觉有一道危险的目光盯着自己,僵了一下,立刻扭头看过去。
赤井秀一快速收回目光,低头混入人群中。
柯南发现灰原哀没跟上,疑惑停下脚步,转身问道,“怎么了?”
“没什么……”灰原哀稳了稳心神,若无其事地往前走。
……
隔天下午。
杯户町1丁目119号。
池非迟出了实验室,脱下白大褂,随手丢进洗衣机。
非赤躺在保温箱里,玩着自己的手机,“主人,十多分钟前有电话打进来,邮件从下午1点开始就没停过。”
寻道无尽界海 不须理由
池非迟往洗衣机里加了洗衣粉和消毒液,才走到桌前,拿起手机看邮件。
有琴酒发来的,说了那天之后的情况。
没有爆炸,没有异常,那说明当时储物柜里是个小鬼头。
报道里没有说毛利小五郎破案,只说了警方调查板仓卓是死于他杀,而凶手在当天已经逮捕归案,所以琴酒说或许是板仓卓生前委托了某个人,也或许是有人不小心得到了线索,会有人跟进调查,暂时不用管了。
还有芙兰特发来的邮件、鹰取严男的邮件……
非赤视线从手机里的小游戏移到池非迟身上,语气认真地问道,“主人,我有个问题,我们到底是站哪一边的?”
池非迟用手机快速打着字,回复着一封封邮件,“安布雷拉。”
非赤噎了一下,决定换种方式问,“那如果柯南和琴酒打起来,我们帮哪一边?”
池非迟头也不抬地回邮件,“我们看戏。”
非赤:“……”
可以的,很强势。
不过……
“主人,那要是前天柯南被发现了,他不是死定了吗?”
“死不了,”池非迟打字的手指顿了一下,又继续回复下一封邮件,“非赤,那个时候柯南是什么表情?”
“用热眼观察,不太清楚他是什么表情,不过他手脚冰凉,心脏、腹部、头部的体温又比平时高,应该很恐惧……”非赤发现自家主人嘴角又闪过一丝恶趣味的笑,突然就懂了。
主人是觉得柯南被吓个半死很好玩?真是恶劣的趣味!
不过它脑补一下柯南恐惧脸,突然觉得是挺好玩的~
池非迟回完邮件,看通话记录,发现之前的未接电话是池加奈打的,回拨了过去。
电话响了两声,接通。
“母亲。”
远在英国的池加奈感觉有被冷意侵袭到,这冷淡的问候一点都不暖心,缓了缓心里的无奈,“非迟最近都没有打电话给我哦。”
池非迟沉默了。
这么一想,如果没什么事,他还真不会想着给池真之介或者池加奈打电话。
不光是他,原意识体在后几年里,没需要也不会想着联系父母。
池加奈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,迟疑了一下,“那个……”
“最近都在忙,”池非迟将话题揭过去,“您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?”
“女儿节快到了,”池加奈声音轻缓道,“家里仓库有一套娃娃,是我小时候我妈妈送我的……”
“我知道了,”池非迟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,“一会儿我回去找出来,明天让她去家里摆,还是我那里,或者阿笠博士家?”
“问问她的意思吧,摆在哪里都没关系,”池加奈声音恢复了以往的从容,“非迟,我跟你说哦,那套娃娃……”
娃娃的来历、娃娃的摆法、女儿节要做的准备……
池非迟坐到沙发上,耐着性子,听那边池加奈用不慌不忙的缓慢语气啰嗦,坐一会儿,起身收拾完桌子,那边池加奈还在说。
“白酒就不要喝了,小孩子喝了不好,去街上买点甜酒吧,我一会儿打电话告诉她,可以邀请关系好的朋友一起去玩,你帮忙照顾一下,辛苦你了,对了,五月五日要挂鲤鱼旗吗?”
池非迟平静脸提醒,“母亲,我已经成年了。”
一个成年男性过什么男孩节?
“也对……”池加奈顿了顿,“成人式的时间也过了,今年你没有参加吧?有没有接到邀请函?”
池非迟:“……”
从12月底突然跳到2月,再跳到3月,他怎么知道成人式什么时候过的?
秦帝子婴 素裳心影
而且他也不想去。
“不想去,宣誓看起来像一群白痴一样。”池非迟毫不客气地评价。
“是、是吗……”池加奈语塞。
“如果没什么事,我去仓库找娃娃,您跟小哀说一声。”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池非迟说完,秒挂电话。
再让池加奈说下去,非得说到晚上不可。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