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都市小说 東漢末年梟雄志 txt-一千五百二十八 李乾決定畢其功於一役閲讀


東漢末年梟雄志
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东汉末年枭雄志
二十天的时间,当军队还有一天就要开拔的时候,郭承志回到了郭鹏身边,结束了自己短暂的基层社畜之旅。
“感触如何?”
郭鹏询问郭承志。
“太辛苦了。”
郭承志直接蹦出四个字,一脸苦涩的笑道:“大父,我从没想到做一个基层小吏居然要做那么多事情,压力居然如此之大,感觉比我们在学校里接近考试的时候压力还要大。”
“你们考试算什么压力?横竖被责罚一阵,与这里的工作相比,考试有生命危险吗?”
郭鹏摇头道:“军令如山,不得有误,耽误行军征战,负责后勤的官员上上下下都要问罪,罪行严重的话,斩首也未可知,如此严苛军法之下,办事官员才不敢有丝毫疏漏。”
这还真是玩命啊。
郭承志感到后勤人员的压力真的太大了。
“大父,这也太严苛了,后勤官员苦不堪言啊,长此以往,怕是他们根本坚持不住,这对他们的要求太高了。”
郭承志回想起了自己身边的那些同事们的黑眼圈,还有掉下来的头发,感觉头皮阵阵发麻。
坐在他身边那个办事吏员只要把手伸到头发里,稍微那么一捋,就能捋下满手头发,搞得他头上痒都不敢抓,只能稍微搓一搓,生怕自己本就稀疏的头发变得更加稀疏。
那个头发最少的吏员甚至都不敢好好洗头,生怕把自己为数不多的头发给洗没了,到时候冠都戴不上,但是根据他的经验来看,不洗,头发只会掉的更多。
所以他最终还是放弃了,妥协了,老老实实洗头,然后看着掉下来的头发长吁短叹,并且到处打听哪里有卖假发的。
假发这东西自古就有,但是光明正大卖假发的还真不是太多,大家都知道他头发有问题,戴不戴假发其实意义不大,只是相对有点安慰性质的效用。
平时还好,一到战事期间,基层办事吏员由于压力大且总是熬夜,脱发是挺普遍的现象,所以他们也多次向上级部门抗议,觉得不能让他们干活干的头发都没了。
上级部门对此也是相当的苦恼,减负吧,达不到要求,不减负吧,下面人闹着要调职,也是没办法。
所以地方兵部这种后勤部门一到战争期间总是矛盾重重。
郭承志觉得自己不知道就算了,既然知道了,总要为那些二十天的工作伙伴们争取一点宽松的待遇。
“苦就对了,他们不苦,前线作战的将士们就要面临危险,稍有什么物资上的缺漏导致供应不上,轻则损兵,重则动摇军心,那是小事吗?你们的工作,关系到三万将士的性命和国家大局,能不严苛吗?”
郭鹏正色道:“承志,你不要觉得辛苦的就只有后勤官员,前线作战的将士何尝不是拿命在拼?为了前线将士,后勤工作务必要严苛,务必要到位,否则受到损失的就不单单是前线将士。”
郭承志一愣,感觉自己的确是想的太简单了。
是啊,军国大事,怎能因为辛苦就想着回避呢?
后勤官员轻松,那简直就是在草菅人命,出了什么问题,前线官兵是要找他们拼命的。
而且因为后勤问题导致战争不利,损失最大的,还是国家,与失去性命相比较,失去头发难道不是最幸运的事情?
这样一想,郭承志果断向郭鹏认了错,表示自己想得太简单了。
“这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,你身处其中,对他们产生共情是理所应当的事情,也正因为此,你对与他们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,你已经知道为政办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。”
郭鹏笑了笑。
郭承志点了点头。
“上官的命令下达,我们要立刻去办,有些时候这件事情还没办好,下一个命令又传达过来,我们忙得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,任务最紧张的时候,明明刚开始做事的时候还是早上,一转眼,就到午休,再一转眼,就是星夜了。”
郭鹏听到他这样说,稍微有些怀念当初创业的过往。
“当年大父刚刚建立魏国的时候,也是如此的繁忙不堪,麾下众臣个个都要从早忙碌到晚,根本不得安歇,稍微想歇息一下,也只能趴在案桌上稍微眯一眼,当年的魏国,就是如此这般勤勤恳恳建立起来的。”
郭承志缓缓点头。
“先辈创业不易,太学里的老师,常常如此说,今时今日,我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。”
“明白就好,知道底下人有多不容易,以后位于人上时,你的施政就要多考虑考虑基层吏员的辛苦,更要顾虑到比吏员还要辛苦的平民百姓,他们才是压力最大的一群人。”
通天神魂 l黎若枫
“孙儿记住了。”
郭承志用力的点了点头。
该处理好的都处理好了,军队整备完毕,物资准备完毕,战争即将展开。
大军的先遣部队已经出发,将军张郃被任命为先锋大将,率领先锋三千率先开路而去。
主将李乾统领剩余两万七千主力紧随其后,大军浩浩荡荡开赴战斗前线——那座被当地人称为黑山的反叛部族十余万人最后的栖身之所。
此战,李乾决定毕其功于一役,荡平黑山,彻底剿灭全部反叛部族,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治安战,平定云州。
而且此战之中,帝国太上皇郭鹏身处于大军之中以为参赞,全军士气高涨,斗志昂扬,誓要将这场最后的战斗献给太上皇郭鹏,作为他们此番见面最好的礼物。
郭鹏带着郭承志全副武装居于中军,一路走,一路给他讲述自己当年行军征战所掌握的一些基础知识,一些课堂上绝对学不到的知识。
兴元三年二月初六,先锋军在张郃的率领下击退了反叛部族的一次试探性攻击,反叛部族被打得很惨,狼狈逃回山里,依旧没能突破魏军的封锁线。
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但无论是一座山还是一条河,它的承载力都是有限的,人一多,这山和水就承载不住了,山和水再怎么能养人,也没有土地的承载力强。
叛乱部族死守黑山山脉多年,早已把这座山的承载力提升到了极致,他们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。
可现在外出的道路被魏军全面封锁,交州的物资支援也被满宠截断,与他们做交易的一应人等被满宠带领警队全部剿灭。
此时此刻,黑山叛军已然到了极限,再无法有所作为,他们现在只是依靠着黑山的险峻山势对抗魏军。
但是之前魏军也就是没有筹备好足够的战略物资,一旦战略物资筹备完毕,对于魏军来说,这座山就算是活生生的用火烧光都不是问题。
黑山叛军从没意识到他们对抗的不是一支军队,而是一个拥有八千多万人口的当世第一强国。
面对一个帝国,黑山叛军从一开始就没有胜利的希望,就算他们能整合整个永昌郡的反叛力量也绝对做不到。
尤其这个帝国还是郭鹏统治下的魏帝国。
魏军的物资投放能力较之数年前已经有了天壤之别,在蜀道大动脉即将打通的当下,他们完全没有了战胜魏军的一丝丝可能。
尽管如此,他们还是认不清形势,还想着负隅顽抗,和魏帝国做对到底,甚至杀死了魏帝国派去的谈判使者。
既然如此,李乾也就没有任何怜悯之心了。
到这个份上,必须全歼,下手还要特别凶狠,不全歼的话,反而会让某些已经投降的家伙出现不该有的心思。
兴元三年二月十一,魏军主力抵达黑山附近的预定攻击阵地。
休整一日之后,兴元三年二月十二,李乾下达了歼灭令。
所谓歼灭令,就是不顾一切的彻底歼灭,没有任何留手,以彻底消灭敌人任何一切的抵抗力量为最终目的,不计死伤,不计后果。
全军全力输出。
李乾把积攒数月之久的猛火油罐和强化版震天雷全部运用上,告诉投掷部队,不要有任何留手,全力出击,就算把这座黑山焚烧殆尽也没有任何关系。
反正横竖都要开路,现在烧了也给后面工程人员少一点负担不是?
在这样的作战指导思想之下,魏军倾尽所有,把所有储存的猛火油罐和震天雷都拿了出来,使用了他们攻城略地的一贯战术。
熊熊烈火搭配着惊天动地一般的轰鸣声,黑山之上烈焰熊熊,时不时还会爆起一团大火花,极具视觉冲击力。
虽然从郭鹏和郭承志所在的方位是看不到黑山叛军被杀死的景象,但是那熊熊烈焰把半边天都给染红了,浓烟滚滚,直冲云霄,看上去宛若人间炼狱。
这就是魏帝国国力的具体体现。
在这样的攻击下,没什么敌人是可以生存的。
当然,这也和郭承志幻想之中两军热血厮杀的场景极为不同。
所以当郭鹏询问郭承志有什么看法的时候,郭承志表现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“大父,这和我想象中的战场十分不同。”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